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public of Blues

政治经济与传播观察

 
 
 

日志

 
 

转:中国式“大片儿”,少数人的特权造就人民的娱乐?  

2006-12-26 13:44:57|  分类: 八卦 Gossip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晓明:中国式“大片儿”,少数人的特权造就人民的娱乐?

    2006年,“中国式大片儿”之年。

  《无极》、《夜宴》、《满城尽带黄金甲》。

  创作丰产,民情活跃,尤其年头年尾闹“馒头”,让这不平凡的一年显得相当完整。

  找李晓明来对聊“中国式大片儿”,过程艰难得近乎一次“绑架”:

  “我一写电视剧的干吗跑出来说这事儿?你这不是害我吗?!”

  “这个圈儿有它的忌讳,大家都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下回碰见,人说:‘啊,你还说过我!’那多不好啊。”

  “我跟他们都算一代人,我比较了解。而且人家都比我有冲劲、有想法。我就在家闷着,人家一天到晚忙活着。我觉得他们活得很辛苦,其实是很遭罪的。”

  12月20日中午12点半,在北辰汇园公寓的真锅咖啡,多年不见的李晓明老师容颜未改,依旧笑得让人如沐春风。

  他是所有我认识的人里,唯一一个我有信心认为肯定是所有大片儿都看过的人。

  大片儿是什么

  形式有意地大于内容是中国特产

  记者:咱们先给“大片儿”设个定义吧。最早听说“大片儿”这个词儿是从有《真实的谎言》那会儿开始;然后,有人理解是“伟大的片子”,就像《阿甘正传》这样的;“中国大片儿”,应该是从《英雄》开始的吧。

  王朔倒有个说法:“前两年开始往外冒所谓国产商业大片———所谓美元上了千万的,亚洲一线红人到齐的,吊起来打的,宣传忠孝节义的。”

  “一千万美元以下的,上房不带剑的,叫人瞧不出咱们从前心里其实挺狠的,不叫电影。”


  李晓明:我觉得什么叫大片儿啊,你不能说投资多少钱以上就算,是吧?超出这个题材应有的那个场面规模和演员阵容的,我觉得才是大片儿呢。你比如就像《雷雨》,包括《哈姆雷特》这个故事,其实你是可以用一个很正常的投资和演员阵容来拍的。像我看美国那个《无间行者》,三四个男主角都是美国一线的,而且它的那个场面、枪战,都是最高规格的,所以它就会投资很大。按理这种该叫“大片儿”,就像《黑客帝国》、《指环王》。要这么说,《阿甘正传》不该归到大片儿行列,那是文艺片儿。大片儿就是超豪华阵容、大场面、大投资,就是他们能做到的最奢侈的东西。

  再加这个片子大了以后,它的宣传啊什么的都上档次了,它的宣传费都够人家拍一个电影的。于是它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大家都会说“哇”。这点上咱这些大片儿也行,你说什么片子排场能赶上这种,就连记者都围在外面了说“不让进”的,然后连周润发坐什么车来的都会被报道。只有大片儿。

  我们现在都看到中国式大片儿已经渐渐有中国特色了,就是它的这种保密、它的故弄玄虚,它定期地向媒体撒一点点东西。而且现在中国的媒体吧,有一特点,比如记者可能想:“欺负我!我不报你!”可不报你回去没法儿交待,“人家都有你怎么那么笨呢,你得给我弄一篇儿来啊。”所以你也得到那儿等着去,也得看周润发坐什么车来。它要的就是这个效应。 但中国式大片儿最有中国特色的地方还不在这儿。

  记者:你好像是想说《夜宴》和《黄金甲》原本可以不用这么多钱?

  李晓明:这两个电影都是用很少的钱就可以拍出来的。《夜宴》就搭一棚啊,它连个像样儿的攻城略地都不给你拍。竹林什么的那都是自然景儿,那都是最不花钱的。在电影里光、色是最不花钱的,《黄金甲》里最不花钱的就是它那黄金,还有那帮小丫头的“馒头”,那是最不花钱的


  其实《夜宴》我看完就说:“最该有的东西它没有。”你真该拍一场宏大的宫廷宴会,他给拍成一晚会了。皇宫嘛,连夜皇上说俩钟后以后要请客,你就开始拍这两钟头怎么请这客,同时你要安排各种杀机。就是一定要安排,这才叫《夜宴》呢,可你这儿没有啊,从头到尾没吃上东西

  对吧?这个就像那什么,我爱提《黑客帝国》和那个《指环王》,那些东西他用小制作是拍不出来的。所以要按咱这种,它也不好算大片儿了。

  记者:所以,大片儿是中国特产。

  李晓明:对,就是夸大其词的片子。本来拿几句话就能说清楚的,用一千多万就能拿下的,非说花好几个亿,不管这角色合适不合适,非得弄出一堆华人名腕儿来凑在一起,然后大张旗鼓地保密。

  谁能算大片儿

  因为没有内容所以只能玩形式

  记者:照您这标准,都谁能入选这“中国式大片儿”啊?

  李晓明:严格来说,《十面埋伏》都不算大片儿,它并没有太夸张的东西。真正就是《英雄》、《夜宴》和《黄金甲》。

  记者:您觉得《英雄》也夸大吗?它还算好吧?

  李晓明:《英雄》,严重夸大。那个箭嗖嗖嗖嗖,无数的兵在那皇宫面前,哗啦啦地下来。而且包括很人为地分成好几种颜色。还有黄叶子都一片片剧组挑啊,镜头前的都是导演亲自审核的。这些东西,都是严重大于内容,甚至取代内容。

  记者:那您觉得他们在内容上的这种虚弱,是他们心里没东西呢,还是他们忽略这一块儿?

  李晓明:他们不是有意识地放弃内容,只是他故意地形式大于内容。因为他没有内容,所以他就一定要在形式上做文章。如果他有内容,他可以形式和内容并举。

  我甚至认为像《无极》都是有内容的。虽然我不知道它的内容是什么,但我觉得它应该是有内容的。否则陈红为什么要那么飘起来跟他说话?为什么这故事要从一个馒头开始?它一定是有内容。只是陈导的片子好多内容我们都不知道

  《无极》严格来说算艺术片,他真在那儿探讨问题呢。它不是商业片啊,那个看完你真不知道它说的是什么,不像《夜宴》和《黄金甲》这俩你能说。实际上要是没有那个《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无极》没那么大的娱乐性。看完它我没有倾诉欲。我看了一会儿那个牛群狂奔,这哥们儿快速奔跑啊,你不知道他在那儿干吗。而且这东西,小制作还真拍不下来。内容与它的花费实事求是的话,它就不算大片儿。我们并不知道《无极》那片子究竟花了多少钱,但你感觉,就他说的那乱七八糟的内容还确实得拍成这样。

  记者:可是情怀这东西,当年他们都是有过的呀。我就想不通一件事,比如张艺谋导演,他拍的电影让我哭过,他当年的《红高粱》真的让我激动过。那漫天飞舞的红高粱,我从来没有感受过那么强烈的生命激情。然后他《一个都不能少》,大家都说不好,但不管怎么说,那个电影让我心疼过。像《我的父亲母亲》,我觉得他也知道什么是真情,什么是纯真的女孩子的美,那种几乎是不太真实的痴情,那种等,那种守望,我觉得他是拍过这样的电影的人。

       李晓明:他那个《千里走单骑》也有几个让你觉得还可以的。

  记者:我就想人可能都有两面,当他在一个合适的环境,就像种子在某种温度湿度下,他把这一面发挥出来了,而另一种环境,可能就把另一面发挥出来了。我觉得张艺谋最好不要拍宫廷。他拍底层人民真是拍得很好,包括《千里走单骑》那一长街的宴席,我觉得他拍小人物的时候他的眼睛和心都挺温情的。


  像陈凯歌导演,他当年拍的那个《孩子王》,我也觉得还不错呀。

  李晓明:那都是上世纪80年代的情怀。我跟你讲啊,这人的人文情怀有的时候是属于少年,当他有了钱有了很多物质上的东西、纸醉金迷了以后,那个东西会变成一个概念。其实陈凯歌我们不能说他,他还是有的。我就说他的《无极》,《无极》虽然混乱,但还让人肃然起敬,就这还是一个堂吉诃德式的勇士,他还在真的会探索一种时空之外的东西。他至少没拍五代十国啊。他要再弄一个五代十国,这仨就现了大眼了。我觉得陈凯歌其实就是在对待馒头那个恶搞的时候,他有点儿失控。这会引起民愤,大家会贬他。

  所以我真觉得,大片儿这个东西,如果将来还是这三位导演玩儿,或者扩大到现有我们已知的10位导演去玩,真的别太指望。因为他们已经过了能玩出最好东西的年龄了。电影导演这个行当真正玩出能让大家眼前一亮的东西,一定不能超过40岁。因为这是梦,您都50多岁还在这儿做梦

  其实所有这些导演,所有这些大片,都很认真地在做。导演心里想要的东西太多。我一点儿都不怀疑他们会把场面拍漂亮,对于一个导演来讲,只要你有足够的钱来周旋的话。但对于导演来讲,真正难的是一个电影让你,就像你刚才说的似的,你眼睛热了一下,你心里动了一下,你看完这个电影你不想说话。你像《阿甘》那种,可能我眼睛不热我不哭,但是你会看蒙了坐在地下

  记者:或者你会惦记这个电影。

  李晓明:“这片儿这么牛啊”,叹为观止,也罢。就是你总要有,你说我大老远我干什么去了,对吧?灯都黑了,我坐在一个不舒服的座儿上,两个多小时我干吗去了?我就看你弄一堆金粉世家。就说我没见过金黄色,我没见过这么多金黄色,弄个金黄色的镜子(镜头),你从头到尾把什么都拍金黄色的不就完了吗?那个都不是我们想看到的。他们都以为我们想看到那个。这是晚会导演的特点。你就仔细看有些电视台的晚会,他们一定会在形式上有好多的想法,但是歌很难听,小品一点儿都不搞笑

  《黄金甲》就是这个特点,因为他导了一个舞剧,两个歌剧,还有好多的那种大型活动,他自己自觉不自觉地,就成为电视台一个大导演了。电视台的导演就是重这个。

  怎么看大片儿

  大片儿就是一个大娱乐行为

  记者:我以前以为,他们有人文情怀,然后再有钱了,再加上视觉,这东西是不是应该是一个加分的东西啊。但现在看,倒是有钱了,倒是视觉了,可情怀那边完全衰落了。难道倒是有钱的错了?

  李晓明:怎么说呢,因为从我搞创作的角度来讲,我没有觉得说你们这几个人怎么能把电影拍成这个样子。因为我们自己也会有疏漏,编剧、导演,它就是遗憾的艺术嘛。包括他的审美,你不喜欢我不喜欢,可能还有别人喜欢,只要有人喜欢它就成立,至少人自己喜欢嘛,对吧。  

       我就觉得像他们现在,首先大片儿,我觉得在中国已经是一个贵族俱乐部的游戏。它不再是普通的中国电影,它也不代表中国电影,它只是在中国电影里的顶级贵族,这是只有贵族才能玩的一个有钱人的游戏。如果这仨导演砸了,或者玩腻了,中国就没大片儿了。


  记者:这该算个好事儿吧?

  李晓明:没有,这跟我们没关系的,因为什么呢,因为没花纳税人的钱。它搁在电影院里演,你爱看就看,看完你骂一顿街,反正几十块钱,你平时买一什么东西不得这个数?所以呢,对我们,只是它养活好多报纸的娱乐版面,大家有事儿说呀,你要今年一年没拍这个大片儿,你说谁去呀?

  记者:可百姓会很生气呀,因为他们还是赚到钱了,而我们被愚弄了。

  李晓明:那是人有本事啊。你要能拉来三个亿,然后拿出1000万来,找人替你炒作,你立刻成为2007年的娱乐头条。再一看这个演员表里,那前几个大片的演员一网打尽,所有的武指啊美工啊都世界级的,比如谭盾什么这呀那的,也都给弄来了。你就立刻成名,垄断娱乐头条很久。

  这就是金钱的游戏,有资格玩它的就是我说的这三个导演。其实大片儿操作起来没有难度,难就难在你能否成为这个俱乐部的VIP成员。

  记者:陈丹青就说“为什么我们20年了还在说这两个导演(指张艺谋和陈凯歌)?”

  李晓明:不不不,那是圈外人的自说自话,你可以不搭理他。千千万万的中国老百姓和无数的媒体一定会搭理他们的,这是商业社会娱乐时代的一个游戏。

  所以,我真是觉得,不应该是把大片儿和中国电影的未来画等号。这三个人都拍过很好的电影,这你谁都得承认的,冯小刚一直是中国的票房奇迹。张艺谋陈凯歌不用说了,领了一大堆奖回来,所以他们是中国电影的前三人这个是没有什么可说的,不管电影界怎么排位。所以他们是名正言顺的进这个VIP俱乐部。而且他们三个人是在无意识当中,恰好契合了现在的娱乐时代。

  记者:那您说对大片儿咱们该怎么办呢?

  李晓明:不是咱们能怎么办得了的。你要说中国不想有大片儿,跟这仨商量。这仨说:“那好,我不拍了。”就没了。只要他们还想拍,中国就一定会有大片儿。

  记者:而且照样折腾,大家就还会看,还会炒。

  李晓明:对,票房就还会上亿。它不是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你现在想来,他们跟当年拍电影那个导演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他们现在就是,他们跟超女没什么区别,他是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甚至连其他一些很好的电影,要再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就得跟他打架———“我告你,你欺行霸市。”

  在现在这个娱乐时代,大片儿就是一个大娱乐行为,现在已经成为全国人民一年中间,在电影这个氛围里头,是一个重要谈资。如果没有大片儿,大家多闷呢。

  记者:其实跟春节晚会一样。

  李晓明:春节晚会已经慢慢地退出历史舞台。从去年开始,我突然发现,我们家没有人再正经看它了,它就慢慢地退出了。如果这大片老是这仨人或者这两人一年玩一个,再过两年,就真的没人再管他们了。

  记者:也是,大家都开始骂得花样翻新的,然后各种恶搞。

  李晓明:对啊,就是他们提供的后续快乐远不止电影本身。就现在光拿他们的宣传片就能剪出好多恶搞的版本来。这个快乐是一个全民的狂欢。不要拿它当一个十全十美的东西去要求。我觉得,这个娱乐时代互联网啊、大片儿啊、超女啊,这是大家共同营造的这么一个娱乐时代,就有这么多人提,眼球经济嘛,都在看你,不管什么眼,青眼还是白眼,都在看你,你就成功了。因为大家都要去看这个电影回来再骂,对吧?所以,你这个票房就过亿了。  

       所以他们会把自己的电影和国外的大片儿比,和国外的商业片比,这都不对。这个绝对不是商业片的路子。他们拍的这个内容首先就不是商业片的东西,这些电影在国外是一定要被限制级的,对吧,在中国特别奇怪,在我们这么一个清心寡欲的国家居然没有任何限制,就堂而皇之地进电影院,就因为他们是“中国式大片儿”。所以呢,这东西真是少数人的特权和全国人民的娱乐。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