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public of Blues

政治经济与传播观察

 
 
 

日志

 
 

2月8日  

2006-02-09 08:57:13|  分类: 评论 Commentary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2月8日,我的记忆是这样的:那天广州雾很大,很大很大。晚上11点了,和几个朋友走在中大的校园里。历史系的永芳堂在雾中本来就像一座巨大的坟墓,此时已和雾色完全融为一体。

他们在前我在后,前后约10米的距离。走着走着他们就进了雾里,不见了。

我赶紧跟上几步。四下一看,才发现我们都已被笼罩在这坟墓般的雾中——中大的路灯是白光,寂静的夜里本就显得有些凄惨。此时那白光更要透过厚厚的雾气散射在我们脚下,仿佛革命影片中,反动派警车出动四处围捕革命党人的一幕。

为了纪念这难得一见的大雾,并向前面这几个在广式茶楼就着泰国凤爪和叉烧包,高谈台湾问题、谈改革路向的老男人致敬,我就在这夜半无人的校园路上,拍下了他们的背影。

3年之后的昨天,他们中一个人在粤北山区因精神问题静养,并开始思考科学的问题;一个在四川的大学里努力奋斗,积极争取回上海、或去首都追随当年的导师沪宁先生;还有一个刚刚在北京考完2006年的研究生入学试,在等待命运的安排。

那天是2003年2月8日。将近午夜,回到家上床刚准备睡,手机突然发出“嘟嘟”的短信声音:

“广州目前正在流传一种不知名的传染病,可通过飞沫传播。感染者感冒、高烧、咳嗽多日不退,染病后短期即死,无药可救。”

这是我收到的关于SARS的第一个警告。后来,我总会想起2月8日那夜坟墓一般的雾色。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