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public of Blues

政治经济与传播观察

 
 
 

日志

 
 

午后的红茶与意识形态·之二  

2006-03-22 08:26:13|  分类: 蓝调心情 Blue No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门的树人

树人出现之后,中大读者服务部在我心目中的社会地位随即下降了很多。

我在树人买的第一本书是《中国文化史三百题》,时间是1995年1月5日。后来,每年第一天(无论是新历还是旧历)我都习惯去书店随便买一点什么。也许是为了纪念什么,也许只是因为那一天,书店里一定人少——这个理由其实有些牵强,因为除了打折期间,我从没发现这一类的书店里人会太多。

每一个文化学术类书店的背后,都会有一所大专院校,如美院之于博尔赫斯,如复旦之于鹿鸣,如北大之于风入松,也如中大之于树人。尽管陈平曾不止一次地说中大读书人的钱不好赚,买了书就要少买菜,但树人还是有一段不错的时光。有桌椅,有音乐,老板有时候会拿起吉他,自顾自地弹一首歌,偶尔还会请请徐友渔这些学者,讨论些现代性之类的学术问题。不过做书确实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而陈平刚好有是个玩儿性较大的家伙,所以,树人渐渐也就是去了95年时的锐气。当我96年回到广州时,1年多以前进的不少中华书局的书还原封不动地摆在高高的架子上,开始积尘。

大概是96年底,陈平在中大西门内开了一所分店(估计是为了竞争)。出于对9折卡的需求,我在那儿入了树人的读者会,代价是一次性买了50多块的书。不过分店没有经营多久,能供回忆的也不多,我只记得送93级师兄的那个下午,我在那里买了《挪威的森林》。之后我回到家,坐在窗台上用两个半小时读完了这本书,抽了3支烟——我当时平均每年抽烟不超过一包。然后重复进行深呼吸,并想到了北方的北方,想到了多云的天空,想到了太平洋和高山上的湖水。我取出她的照片,凝视每一片落在她身边的枫叶。我不知道自己除了凝视还可以做什么,只是觉得当初我们的相识,仿佛就是为了今天的离开……

00年,树人做了几次折价销售,因为几个师兄的关系,我们差点儿成了这里“观念上的新主人”。但除了留下了几十本到现在还没看完的书,最后阶段的树人就像当初她的出现一样,匆匆地退出了中大东门这片舞台。00年真是个历史终结的年代,我们离开了大学,陈平转了行,读者服务部被一排围墙所代替。现在每次回到这里,我都会看看马路那边的树人,再看看这边的红砖,然后对自己说,我在这边站着看完了《斯佳丽》,在那边购买了《浮躁》,我在这里长大,并开始上路。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