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public of Blues

政治经济与传播观察

 
 
 

日志

 
 

午后的红茶与意识形态·之三  

2006-03-23 23:02:13|  分类: 蓝调心情 Blue No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路之歌

01年2月,我又出差到了北京,循例要去北大南门逛逛。

风入松大概是早年国内所有学术书店中名气最大的一个了。但从规模来讲,海淀图书城地下的国林风,却在98年后慢慢超过了这个老大哥。一个在北大读研究生的朋友告诉我,南门修四环路的时候,她们很是失落,因为去图书城直线10分钟的路,那时要走40多分钟。这次从图书城出来去南门做320,也差点走错了路,因为几十米宽的四环路差不多彻底改变了这一带的样子。

不过南门的那条小街倒是相貌依旧,连正对小南门的那早餐小店也都还在那里坚守。我对它的印象很深。既因为那里曾是我的早餐饭堂,也因为当时总会很自然地想象,某些日后功成名就的家伙,当年也曾在这里,用豁口的大海碗,喝3毛钱一份的豆浆,要两个肉包,一个茶叶蛋,再用已经有些变形的、属于70年代的铝勺,给豆浆加点糖。清晨的时候,常有跨着单肩书包、骑着28寸自行车的学生停下来买一根油条,叼在嘴里,跳上车匆匆奔向图书馆、教室或其他地方。北京的清晨多是清凉且有阳光。在阳光中,吃油条的北大人看上去精神特别饱满。

北大南门那条路和复旦东南鹿鸣书店所在的国权路其实差不多一样宽,也差不多一样旧。而从外表看上去,鹿鸣更像是树人的表亲——无论是面积、风格、装饰、书架的颜色甚至高度,都是那么的相似,就连两个老板也都象陈平,戴着厚厚的眼镜片,方方的头形,国字脸。

从衡山路去复旦,要乘地铁,在火车站换轻轨,出了轻轨再转公交车。这是一次从西南直达东北的城市穿越,需时约1个半小时(按照2000年的堵车情况计算)。为了奖励自己的精神可嘉,我买了社科文献的《全球大变革》,以及赫伊津哈的《游戏的人》。这位荷兰学者牺牲于1945年祖国解放前夕,他大概是少数一些比较符合csf价值标准的知识分子吧。

各个城市当然都会有自己的中心书店,它们大部分都是如广州购书中心般的图书超市。如沈阳的东北图书城、东宇书店,青岛颐中假日斜对面的书市,北京王府井书店(还有后来的西单书城),成都高升桥旁和春都路上的书城(总记不住哪个是西南书城,因为太像了),上海福州路上的上海书城……都是几层楼的庞然大物。在这些地方逛,其实不是享受而是锻炼。你会眼花,口渴,背酸,腿疼。你需要自备饮料和背包(最好是双肩的)。在这里,读书人只是顾客,与书和书店之间,也只是买与卖的关系,却没有恨与爱的纠纷。在这里,你也永远不会认识书店的老板,不会有机会与他们聊天扯淡,天南海北瞎侃一通。因为这些老板只管买卖,却不会当众弹弹他的老吉他。

当买书真的变成象买菜一样,你才会发现陈侗、陈平这一类人的可爱之处。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