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public of Blues

政治经济与传播观察

 
 
 

日志

 
 

午后的红茶与意识形态·之四  

2006-03-25 17:52:13|  分类: 蓝调心情 Blue No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由之城

广州大概不会有什么读书人还记得海舟书屋的名字吧。它的创办者之一是中大古文献研究所的老师,我一个高中同学的父亲。我记得它,是因为大一前的那个暑假,我曾作为海舟的兼职业务员,骑着单车满大街走,帮他们在图书馆和机关单位中推销五本一套的《世界各国经济》。不过搞摇滚的王磊倒可能还会对这家书店有些印象,因为就是他和他的“泵”乐队,在97年租下了当年海舟的办公室。

95 、96年,是广州学术类书店遍地开花的季节。中大这边有美院的博尔赫斯,中大东门的树人,西门的学而优,嘉木;天河购书中心附近有海舟,七星;华工正门是张鹏高的稻草人,东莞庄那里还有笨鸟书舍。

95年,刘军宁编的《公共论丛》出了第一辑。这本有着红灰色相间封面的文集我看了2、3遍,它是我有关自由主义理念和张灏“幽黯意识”的入门。

而在2000年,当福山所宣布的终结之年真正到来的时候,我再次回忆这一个个曾十分熟悉的名字,还能找到的竟然只剩下了学而优。海舟、嘉木结束于1997,七星的时间可能比它们稍长一些。稻草人大概也是在1998,后来听说阿高用了半年的时间浪迹天涯,回来后开了一间麦田吧,并结了婚。树人和博尔赫斯则都是在00年退出了零售游戏。而同时,《自由主义与当代世界》也成了《公共论丛》上个世纪的最后一辑,编辑者变成了王焱。

据说,去年年底在南京召开图书订货会的时候,民营书店纷纷表示目前经营遇到了巨大阻力。所有商人都应该追求利润,这没错。 但除此之外,经营书店的商人天生就与其他商人有所不同——不同在于他们所经营的商品,以及这商品所需要的流通场所,书店本身。在某种程度来讲,在当代中国,书店也许比书本身更有意义,因为书是封闭的,而书店是开放的;因为一本书一次只能影响一个人,一间书店却会持续影响一批人;学校,出版社,杂志或报纸的编辑部,书店,凡是这些涉及到信息和“人”的地方,都蕴藏着巨大的力量。

书是死的,知识是死的,唯有智慧才可成为我们不懈追求之目标。智慧不在书中,也不在知识中,却只在生活里,只在人的身上。而这些信息时代中的自由“书店”,便为我们接近智慧,开启了一扇不可或缺的门。

p.s. 任远的几句话,让我想起了大学毕业前草草写的一些文字。当时想以此作为离开大学的一个回顾,但始终没有时间整理。

在90年代的中国,那样一些浮躁的日子里,我始终认为这些书店能够比学校给人以更多和更深入的教育。它们让我和我的不少朋友,能够相对平静地思考,平静地讨论,平静地生活。所以,很感谢它们,所有仍在经营,或已经消失的自由的书店们。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