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public of Blues

政治经济与传播观察

 
 
 

日志

 
 

“早晨到了”  

2006-03-27 16:36:13|  分类: 蓝调心情 Blue No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村上春树
……
我思索了一会,说:“大概是那样的,如你说的那样。我是在抛弃和被抛弃的处境
中,是在困惑,是无所连接,是只能连接在这里。”我停顿一下,看着烛光下的手,
“其实我也有所感觉,感觉到有什么要同我连接。所以梦中才有人寻求我,为我流泪。
我也一定是想同什么相连相接,我觉得是这样。喏,我准备从头开始,为此需要得到你
的帮助。”

羊男没有做声,而我该说的已经说完。于是一股十分滞重的沉默袭来,使人犹如置
身于深不可测的洞底。那沉默的重力死死地压进我的双肩,以至我的思维都处于这重力
——湿漉漉的重力的压迫之下,从而裹上一层深海鱼般令人不快的硬皮。烛火不时发出
哔哔剥剥的声响,摇曳不已。羊男眼睛朝着烛光一边。沉默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之后,
羊男缓缓抬起头,注视着我。

“为了将自己同某种东西稳妥地连接在一起,你必须尽一切努力。”羊男说,“能
否一帆风顺我不知道。我也已经老了,精力不如以前充沛了,不知道能帮你帮到什么地
步,尽力而为就是。不过,就算一帆风顺,你也未见得获得幸福,这点我无法保证。也
许那边的世界里没有任何一处你应该去的地方,底细无可奉告。总之如同你自己刚才说
的那样,你看起来已经变得十分坚挺顽固。一旦坚固的东西是不可能恢复原状的。况且
你也不那么年轻了。”

“如何是好呢,我?”

“这以前你已经失却了很多东西,失却了很多宝贵的东西,问题不在于谁的责任,
而在于你所与之密切相连的东西。每当你失去什么,你肯定马上连同其他什么东西一起
扔在那里,像要留作标记似的。你不该这样做,不该把应留给自己的东西也扔在那里。
结果,你自身也因此一点点地受到侵蚀,为什么呢?你何苦做这种事情呢?”

“不明白。”

“可能是迫不得已吧。就像宿命——怎么说呢,想不起合适字眼……”

“倾向。”我试着说。

“对,对对,是倾向,我赞同。即使人生再重复一次,你也必定是做同样的事情,
这就是所谓倾向。而且倾向这种东西,一旦超过某一阶段,便再也无法挽回,为时已晚。
这方面我已经无能为力,我能做的惟一事情就是看守这里和连接各种东西。此外一无所
能。”

“如何是好呢,我?”我重复刚才的问话。

“刚才我已说了,尽力而为就是,争取把你连接妥当。”羊男说,“但只这样还不
够,你自己也必须全力以赴,不能光是静坐空想,那样你永远走投无路,明白吗?”

“明白。”我说,“那么我到底如何是好呢?”

“跳舞,”羊男说,“只要音乐在响,就尽管跳下去。明白我的话?跳舞!不停地
跳舞!不要考虑为什么跳,不要考虑意义不意义,意义那玩艺儿本来就没有的。要是考
虑这个脚步势必停下来。一旦停下来,我就再也爱莫能助了。并且连接你的线索也将全
部消失,永远消失。那一来,你就只能在这里生存,只能不由自主地陷进这边的世界。
因此不能停住脚步,不管你觉得如何滑稽好笑,也不能半途而废,务必咬紧牙关踩着舞
点跳下去。跳着跳着,原先坚固的东西便会一点点疏软开来,有的东西还没有完全不可
救药。能用的全部用上去,全力以赴,不足为惧的。你的确很疲劳,精疲力竭,惶惶不
可终日。推都有这种时候,觉得一切都错得不可收拾,以致停下脚步。”

我抬起眼睛,再次凝视墙上的暗影。

“但只有跳下去,”羊男继续道,“而且要跳得出类拔萃,跳得大家心悦诚服。这
样,我才有可能助你一臂之力。总之一定要跳要舞,只要音乐没停。”

要跳要舞,只要音乐没停。
……
“早晨到了” - IPEC - Republic of Blues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