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public of Blues

政治经济与传播观察

 
 
 

日志

 
 

ZT: 一家人再也不分开  

2008-06-03 00:52:51|  分类: 头条 Headlines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日早报

“爸爸妈妈,我对不起你们,你们一定走好!”这是北川中学17岁男孩姜栋怀被埋在废墟下的时候,挣扎着给父母写下的遗言。这份遗言很特别,是男孩用指甲或木条抠在一张白纸上的,只有在阳光下仔细辨认,才能看得到。

  昨天,在宁波打工的姜勇夫妇表示,活着的人要好好地活下去,才对得起儿子。

  无字白纸上的划痕原是遗书

  在宁波打工的姜勇夫妇,为了筹集儿子上大学的钱,4年没回老家了。没想到,一场天灾会让他们彻底失去儿子。

  “我们找了一天才挖到他,在废墟下面。”姜勇地震后就一直失眠,“他在角落里蜷成一团,被防盗门压住了。”

  “我找了很久,才找到这张纸。”这位坚强的汉子,被这张白纸弄哭了。

  纸上看不到一个字迹,但仔细摸,就会感觉出一道道深浅不一的划痕。

  把白纸在眼前平放,透过光线的折射,我们可以看到一行用细木棍或指甲划出来的“字”:爸爸妈妈,我对不起你们,你们一定走好!

  新运动服再没机会穿了

  “地震后我好不容易联系上老家,听到的却是北川中学倒塌的消息!我儿子在那里读高一啊。”5月14日夜里,姜勇夫妇赶到老家,和其他人一样,在废墟里苦苦搜寻孩子。

  “人找到了,却再也不会叫我爸爸了。”姜勇夫妇4年前到宁波打工,目前在鄞州区姜山镇上一家工厂上班。

  “我们还欠着亲戚的钱。栋怀还有个弟弟。”为供两个孩子念书,也想给双亲盖间房子,两夫妇过得很艰苦,在宁波租了一间10平方米大小的房子,4年没回过老家。

  “他是个懂事听话、又有理想的孩子,几乎没对我们提过什么要求,哪怕是大过年的。”姜勇沉浸在对儿子的回忆里,“唯一一次,学校组织篮球赛,要买套运动服,我给了他130元钱。”

  “比赛要6月份才开始,他一直不舍得穿,现在再没机会穿了……”

  “虽然孩子从来不说,可我知道他想我们。”5月10日,栋怀发了条短信祝妈妈节日快乐,让夫妇俩既幸福又内疚,“我们给他的爱太少了。”

  一家人坚强面对生活

  姜栋怀的梦想是考上复旦大学。“他去年还专门去了趟复旦,回来后兴奋得不得了,跟我说‘爸爸,那就是我的理想’。”

  “他绝对不是随口说说的,一直很用功,成绩在班里总是前3名,年级也能排到十几名。从来不用我们问,他会主动告诉我学习情况。”

  “房子倒了,栋怀走了,老母亲也受了重伤,在西安接受治疗。可生活还要继续,我们还有一个11岁的儿子要照顾。”还在读小学四年级的小儿子每当说起“想哥哥”时,姜勇的心就有种刺痛感。

  “儿子已经走了,活着的人要好好活下去。”姜勇说,“栋怀一定不希望看到大家为他伤心,他那么懂事。”

  姜勇尽管伤心,但还是选择了坚强面对,他和妻子还要努力打工挣钱,他还想过段时间把小儿子接过来带在身边,一家人再也不分开。通讯员 周丽丽 崔颖 陈翔

 

总会有那么一天

拿着这张白纸,所有的人都在发抖。

  这是一张看不出来字迹的白纸。只有极其细心地将它朝着阳光,转向一个角度,才能发现上面的刻痕。

  那不是用笔写出的字迹,而是用细木棍之类的东西划在纸上的——这似乎是一张留给家人的遗言。

  爸爸妈妈,愿你们一定走好

  在地震重灾区北川,在完全坍塌的主教学楼边,北川中学的老师拿出了这样一张纸,在场的人心照不宣,没有一个人开口问,为什么不用笔写啊。

  写作这张便条时的场景,结合毁灭性的地震,几乎可以还原:作者在一个狭小的空间,没有笔,身负重伤或已知自己处于绝境,又想跟家人交代点什么,于是,就有了这样的“便条”。

  纸上划着:姜栋怀,高中一年级一班。爸爸妈妈对不起,愿你们一定走好。

  老师随着我们的问话木然地点头:有这个人,男孩儿,条子是在停放遗体的地方找到的。

  不敢再问了。

  男记者们把目光转向别处,清清嗓子,用手背佯装推推鼻子;女记者捂着嘴,走开。

  老师珍惜地收起便条,放到怀里,他还要把这张白纸,交给姜栋怀的家人。

  倾斜了的世界会重新平衡

  北川中学是当地最好的中学,也是唯一的一所高中。

  废墟全然不见学校原来的模样,只有遗留的大量课本,才能提醒人们:别忘了,这里原来是课堂。

  捡起来几本。一本半旧的《英语(新目标)》,上面写着主人的名字:九年级徐小蓉。物理书,属于徐子涵;《生物学(七年级上册)》,以前经常触摸它的,是刚刚上中学的钟蕾蕾。

  我们找到了一本中国历史书,书的扉页上写着的名字,是八年级的陈继亚,这个孩子把家庭地址也工工整整写在书上:基史市亚值县幸福村。

  废墟中还找到陈继亚的一份《二00八年春九年级诊断检测语文试卷》。试卷上的分数已经看不清了,它的一角浸上了血迹。

  一篇阅读分析文章,分析《总想为你唱支歌》中间一段话。“在戈壁大漠中赶路,满目皆是这巨大的悲壮。走一趟大西北,人会坚持几分;走一趟大西北,长不大的孩子会长大。”文章歌颂的,是大漠胡杨,名叫刘宗丽的学生在旁边评注:“总会有那么一天,倾斜了的世界会重新平衡”。

  忽然间,悲从中来。

  据新华社 重庆晨报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