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public of Blues

政治经济与传播观察

 
 
 

日志

 
 

麦肯锡:中国金融机构的全球投资战略  

2008-07-04 21:12:35|  分类: 资本 Capital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投资是一项复杂的工程。盈利需要计算,而不是文件。

从我们购买黑石、贝尔斯登的几个项目看,在金融这个领域,中国的大班和他们的领导们,还有很多观念上的东西需要调整,有许多操作技巧需要积累。新兴市场经济与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玩儿资本游戏,这是30 vs 300年。

一个网上的帖子,供参考。

“1995年,这是一个春天,中金公司成立了。×××任幕后老板。摩根士丹利掏出4200万美元,买下中金34.3%的股权。

2007年,转眼就是秋天,中投公司成立了,注册资金2000亿美元。
成立之前,在2007年的夏天,拿出30亿美元,买了黑石公司9%的股权,价格是每股29.605美元

(转注:今年3月10日《南方日报》报道,黑石3月7日股价14.580元。http://www.chinanews.com.cn/cj/zbjr/news/2008/03-10/1187004.shtml)。

2007年,一下就到了冬天,中投公司掏出50亿美元,买了摩根士丹利9.9%的股权。现在还剩32亿美元。

2008年,又是一个春天,摩根士丹利决心转让中金的股权,市场开价,45亿美元……?

-----------------------------------------------------------------------------------

中国金融机构的全球投资战略

中国金融机构恰合时宜地拥有了充裕的资金。它们应抵御建立金融帝国的冲动,集中精力提高自身技能并积累全球化经验。

倪以理  王颐


2008年6月


中国金融机构的投资触角正伸往全球。经过多年吸引外企投资并以外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换取实用技能后,中国的银行和保险公司拥有了充裕的现金,正寻找海外投资机会。除了财务回报外,它们还希望通过这些投资来磨砺自己在风险管理等领域的技能。不过,我们的经验与分析表明,要获得切实的收益,中国公司必须精心准备,并明确了解自己可能获得的投资回报。

试水全球市场的中国金融机构最常采用的方式是收购一家外国银行或保险公司的少数股权,而很少通过全资整体收购或内涵式增长。但是,收购一家外国公司的相对少量的股权极少会收到转型的效果。正如外国银行当初通过在中国投资认识中国市场一样,中国投资者也能从这些交易中获得梦寐以求的能力。不过,它们所采用的方式方法必须经过深思熟虑和战略考量。

从投资目标向投资者的转变突如其来,许多中国金融机构还没有为它们的新角色做好充分准备。不久前,中国的国有银行还背负着不良贷款的沉重包裹,这极大地妨碍了它们去实现全球抱负。但是,根据官方数据,不良贷款所占的比例已经大幅降低,从2001 年的约30%下降到了2007年的7%。而且,美国银行、汇丰银行和苏格兰皇家银行等战略投资者已经帮助中国国有银行改善了运营。中国四大银行中有三家最近公开上市,如今,按资本市值计都已跻身于全球银行业前十大之列。保险业也经历了类似的转型:中国最大的两家保险公司如今也已进入世界保险业前十之列。

公开上市使中国金融机构拥有了在全球猎取投资机遇所需的现金(图表1)。平安保险集团最近斥资65 亿美元收购了比利时的金融巨头富通集团(Fortis)5%的股权以及富通集团旗下资产管理子公司富通基金管理公司(Fortis Investment)50% 的股权,成为富通最大的单一投资者。这一趋势可能会持续下去:中国金融机构认为,全球信贷危机为它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投资机会,购买相对较少的股权也没有像其他收购那样引起海外强烈的政治担心。

麦肯锡:中国金融机构的全球投资战略 - Ivan Zhai - Republic of Blues

除了财务回报外,中国的银行和保险公司还希望通过这些投资获取专业技能,特别是在风险管理、IT、产品开发以及客户服务方面的技能。这些也是它们与已进入中国的外国银行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时所寻求的技能。但作为投资者,中国金融机构在选择合作伙伴时能更主动,并且在发掘价值上更有优势,因为投资或放弃投资的最终决定权掌握在它们手中。它们还可以通过合资以及其他合作形式,利用投资机会在国外市场一展风采。在全球最大的金融机构中,只有中国的银行和保险公司在本土市场确立了支配性地位。

不过,我们与中国许多主要金融机构共事的经验表明,要获取最大的收益必须要实现观念上的转变。由于资金充裕,中国金融机构面前有很多投资选择,它们逐一地接受或拒绝这些机会。这种实现全球化的方法以交易为基础,具有较强的机会主义色彩,应当代之以更具战略性的方法,而这要求中国的管理人员思考中期内想要完成多少笔交易、完成什么类型的交易以及在哪些市场完成交易。他们还应当思考,怎样才能使交易不仅能在投资组合中创造价值,而且能单独创造价值。有了更好的对策计划,他们便能根据更长远的目标来权衡考量投资机会,并且变得更为主动。

我们的研究还表明,中国金融机构需要更清楚地了解它们从投资中能获得的收益。虽然它们往往原则上同意进行广泛的潜在合作,但它们对于在投资组合回报之外希望投资能产生什么样的价值,通常不进行细致谈判。中国的银行不应忘记,它们被视为稳定的长期投资者,比破坏性较大的对冲基金等投资者更受欢迎。外国的银行愿意与它们合作以留住投资。另外,少数股权能使中国投资者在目标公司的董事会中占有一到两个席位,这为它们提供了参与核心运营的重要途径。

中国金融机构应当在如何利用这种途径方面更加训练有素,尤其是在成熟市场的目标公司里更应如此。获取专业技能的机会可能会以下列形式出现:

  • 人才。中国金融机构可以利用在海外市场一展风采的机会,招募新成员来担任国内的重要职位,特别是风险管理与 IT 等技术领域的职位。这要求许多金融机构在聘用包括海外人才在内的外部人才方面比如今更为开放。
  • 能力传授。中国金融机构可以通过项目或合资,利用外国合作伙伴的能力提升自己的能力。作为投资者,中方在获取消费信贷与结构化融资等复杂的新业务领域的能力方面可能拥有更大的优势。此外,海外投资还使中方管理人员有可能到外国公司短期工作,外籍员工也有可能通过轮岗进入中国公司。这两种情况都将促进技能的传授。
  • 国际管理。通过在海外市场与外方合作伙伴共同办理贸易融资等业务,以及通过为在海外的中国公司提供服务,中国金融机构可在国际管理方面积累机构经验。如果管理得当,这些如婴儿学步般的经历将帮助中国公司实现自己的远大抱负,成为跨国金融机构。

具有全球抱负的中国金融机构正迈出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它们的估值优势,加上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使它们在海外投资方面大有可为。为养精蓄锐,实现壮志宏图,它们必须抵御企图通过一系列随机投资而建立金融帝国的冲动。它们应当明智地利用自身金融资源以及全球买方市场带来的机遇做强做大,提高在海外市场的胜算。

作者简介:

倪以理(Joe Ngai)是麦肯锡香港分公司董事;王颐(Yi Wang)是麦肯锡上海分公司董事。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