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public of Blues

政治经济与传播观察

 
 
 

日志

 
 

从“保护周正龙的权利”看网络时代的议题设置  

2008-07-06 08:53:41|  分类: 媒介与传播 Mediu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天在一个朋友的MSN签名档上看到这样一句话:
”法治比真相更重要,呼吁保护周正龙的公民权利。“

这个朋友是搞技术的,与法律或新闻毫无关系。当然,作为媒体人士,我对他的这个签名不能完全认同,因为”真相“与”法治“并不是对立的关系(事实上,如果无法真正贯彻法治的精神,我们往往难以获得最后的真相),但他的签名档倒让我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谁在设置网络议题。

换句话说,这次陕西地方当然可以轻易给”周正龙“定罪,但如果不能依据法律揭开全部真相,如下文所言,“流失的行政公信不会回来,网络的民意沸腾也不会冷却”。

在网络时代,与其按照老话所说,“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不如说“民意的声音是响亮的”。从03年宝马案至今,相信不会有人再对此有所怀疑。现在我们可以考虑补充的是,“
议题的转换是迅速的”。

但问题是,地方官员好像对这个情况好像所知甚少,或者知道但很少有考虑应如何面对。结果是,在响亮的网络声音面前,在不断变化的网络议题面前,那些沿用旧有思维,靠某几个部门限制本地媒体声音的官吏们一而再再而三地不得不调整早前的说法,做出与民意接近或一致的决定。

这一次,不知道陕西地方有关人士有没有发现,“华南虎事件”正在演变为“周正龙事件”,早前的议题已经在发生变化。如果连技术人士,如我这个朋友,都在MSN换了签名,那么地方决策者们,会不会在几周或几个月后,再次被迫改变决定呢?

希望通过拘捕一个周正龙来结束一个事件也许会成功,但也许会演变为另一个事件。而新议题的设置者不是别人,就是当地政府自己。问题是,没有考虑过网民反应的他们,对此或许还一无所知。

--------------------------------------------------------------------------

周正龙到底冤不冤?

◎ 王琳 海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这本来是个需要由法院来作答的问题。但在异地审判的呼声还响彻网络的时候,多数网民事实上对周正龙的审理结果已不再期待——相反,对13位涉案官员的处理更多地激起了网民对周正龙的同情。网易、腾讯等网络门户的调查皆证实,网上的多数民意仍坚持认为“周正龙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虎真虎假,唬十亿;官上官下,关一人。”被认为是“虎照门”结局最贴切的写照。

  不过,也有少数派意见认为,周正龙不构成诈骗罪。比如秋风先生在接受正义网访谈时就提出,“周正龙的这个相机是由镇坪县经贸局局长提供给他的,由这个局长来冲洗照片,照片完全是由经贸局局长生产出来的。假如说周正龙是欺诈的话他欺诈了谁,他跟经贸局局长本身就是合作关系,其实就是说要么周正龙没有欺诈行为,要么是这个局长、政府的官员和周正龙合伙欺诈。”

  这是个很有意思的观点。当一方当事人并不认为另一方是在骗他,或一方当事人本身就期待着另一方来骗他的话,诈骗是否还能成立?如果说周正龙诈骗了的话,是从陕西省林业厅到镇坪县的一众官员们为周正龙的诈骗提供了充足的条件,包括明示拍到华南虎就有奖,也包括提供相机和冲印支持。当然,还有“正龙拍虎”之后那一系列的、极其高效的行政介入。只是,我们没有办法证明,“正龙拍虎”是一个孤立的个人事件,还是“事前有通谋的共同犯罪”,又或者是“事前无通谋的共同犯罪”?这样的疑云重重,皆源于信息的不透明。

  有媒体报道称,不但陕西省林业厅对下属下了封口令,陕西方面也拒绝了所有对周正龙的媒体采访要求。看来,陕西方面在“虎照门”事件中获得的第一个经验就是,防民之口,暗箱操作。从那份行政处分决定中也可看出,公然护假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你朱巨龙与关克“违反组织纪律,开设个人博客,参与争论”,就该受到惩处。如果说周正龙冤,我认为朱巨龙和关克更冤。多少官员开设个人博客被媒体传为佳话,到朱巨龙与关克这儿,开设博客居然成了处罚的理由。没有这两位对网络舆论的回应,“虎照门”能有今天的社会关注度吗?陕西公安部门能够“成功告破”“正龙拍虎”吗?

  当然,这不是在为朱巨龙与关克开脱责任,只是,他们的责任理应在于他们的公然护假。而在“封口令”之下,周正龙、朱巨龙、关克这三个主要的信息来源不再产出信息,原有的悬疑恐怕还将继续悬疑下去了。

  “虎照门”因技术打假和网络推动而成为公共事件,虎照的“善后门”其实也可以借由技术打假和网络推动,来再次推动网络民主与公民监督。当警方宣布周正龙是顺着老虎图案进行折叠来完成拍照的,我心中就产生了怀疑:网易公布的虎照中,边缘平滑,基本看不出年画虎的瀑布背景。尤其是虎的两耳之间靠折叠很难遮掩。很明显,公开的照片都被PS过。李昌钰就曾笑称“中国农民的PS技术很高”,这一玩笑背后的真问题似乎被严重忽略了。昨日,东方网也披露了野生动物摄影家鲍昆的质疑,“公布出来的假虎照老虎边缘是经过虚化过渡处理的”。那一介猎户周正龙既无PS的条件,也无PS的能力。如果不是周正龙PS的,那么PS的人是谁?

  陕西方面的禁声策略无疑将加剧这些合理怀疑。如果由陕西主动解释这些疑点已难期待。我倒是有个建议:昨日还宣称要将它的虎照官司进行到底的公益律师郝劲松,其实可以考虑改变策略,停止难有进展的官司转而为周正龙免费辩护。当然,前提是取得周正龙家属及周正龙本人的同意。依目前的情势,除司法人员之外,唯一能接触到周的就只有律师和同监的嫌犯了。

  真相不至,流失的行政公信不会回来,网络的民意沸腾也不会冷却,周正龙冤与不冤也就仍然是个谜。 





  评论这张
 
阅读(82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