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public of Blues

政治经济与传播观察

 
 
 

日志

 
 

东早:带着记忆 离开北京  

2008-08-10 11:24:37|  分类: 头条 Headlines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住他们,善待他们

奥运开幕前夜,5万农民工带着记忆离开

2008年08月10日05:28   东方早报    

6日晚,"鸟巢"边。看着这个庞大的建筑物,32岁的易永安有些惊呆了。火红的灯光从"鸟巢"的钢架中喷出,映红了他质朴的脸。易永安是一名来自江苏泗洪县的农民工,在奥林匹克中心区一家赞助商展区负责电路、灯具安装工作。在奥运会开幕前夕,工程完工,他在这里的使命也结束了。

两天后,近两万名演职人员和近10万名观众相聚"鸟巢"。但像易永安这样的近5万名为奥运场馆作出贡献的一线农民工中绝大部分人,都不能在"自己的鸟巢"里观看开幕式盛况。这天之前,他们的奥运使命已经结束,但河南农民工张小朋与甘肃农民工李万平有着同一个感慨:"这段建设奥运场馆的经历,将影响我的一生。"

专题撰稿早报记者张宴飞

综合新华社

易永安:我的证件,开幕前一天到期了

"我的证件7日就到期了,所以我要在离开之前,好好转一转,看一看,还要拍几张照片。"他告诉记者,"'鸟巢'真的太大、太壮观了!"易永安一边让工友王燕军给他拍照,一边感叹。

易永安干活的工地距"鸟巢"只有几百米,但施工两个月来,他竟然是第一次近距离来看"鸟巢"。他说:"前段时间真是太忙了,每天早上5点多就得起床,公司把我们从北五环外拉到这里来。配管、穿线、封管、装灯,每天都忙得晕头转向,加班到九十点钟是经常的事,回到宿舍倒头就睡了。""在这里干活跟别处不一样,这里对工期要求严格,说哪天干完就必须干完。奥运会的工程,我们也耽搁不起啊。"说到这里,易永安一脸认真。

记者问他:"不能看开幕式和比赛,你遗憾吗?"他说:"没啥遗憾的,这就是我的工作,我把活干好就行了。"随即,易永安便和工友消失在夜幕中。

39岁的陈华2006年12月来到"鸟巢"工地,是负责"鸟巢"装饰装修油木瓦工的总指挥。他亲眼目睹了"鸟巢"是如何一天天漂亮起来的。

陈华觉得,在"鸟巢"工地的一年多时间,是他生命中最值得回忆的一段时光。他说:"我进'鸟巢'工地时,已经是整体工程进入尾声阶段了。每天都有全国各地来的游客围在工地隔离区外观看、拍照留念。每当这时候,我挂着工作证在别人羡慕的目光中进出'鸟巢'工地,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虽然工程已经基本做完了,但前前后后办的十几张"鸟巢"出入证、通行证、工作证,陈华都没有交出去,"这是我一生中最大荣耀的见证,等以后离开'鸟巢',这些证件会带给我最美好的回忆。"

2008年春节,陈华的家乡江西星子县遭遇冰雪灾害,交通中断。陈华没法回家,就在"鸟巢"工地上和工友们包饺子一起过年。老母亲给忧心忡忡的陈华打来电话,让他不用操心家里的事,"小家怎么都好办,'鸟巢'是国家的大事,大事不能给耽误了。"陈华觉得母亲说得很对。8日开幕式当天,陈华会在"鸟巢"现场,但他根本没有机会看一眼精彩的开幕式演出。他和8个同伴要在一个隐蔽的小房子里待命,遇到需要装饰修补的小地方,随时出动。他告诉记者:"那个小屋子里也没有电视。虽然身在'鸟巢',但是别说现场,连电视直播都看不到。"

对于这些,陈华没有怨言,他说:"为了给全世界奉献一个完美无瑕的'鸟巢',个人一点点牺牲算不了什么。"

王广学带回家的1500元钱

"雷"到了张小朋

在北京建筑工地上80%都是河南人。更值得一提的是,在修建鸟巢主体的一年时间中,河南滑县的周潭村所有青壮年劳动力都在鸟巢工地上干活。那个草图上宏伟的鸟巢出自于瑞士人德梅隆绝妙的灵感,但是活生生的鸟巢,却是由他们一砖一瓦搭起来的。

张小朋和王广学所在的华泰公司隶属于安阳华都公司,这个全部由河南人组成的施工队,在安阳华都老总周国允的带领下,在京城建筑界相当有名。奥运工程中,他们参加了鸟巢和奥运村的建设。

张小朋属于工地上的小工,一天的工钱大概30块钱。而王广学,这个从1988年就在北京的工地上闯荡的河南人,现在已经是施工队的一个中层干部,他算得上是第一代农民工。18年的工地生涯,也使他和北京的两件大事联系了起来。1990年的北京亚运和2008年的北京奥运,他都参与了。

王广学当年来北京的时候,年纪正好和张小朋一样:"从家里拿了一个铺盖,什么也没想,就从家里出来了。"当年王广学也是初中毕业,家里人多地少,他出来打工的时候,村里人还有很多人不以为然:"农民嘛,不在地里好好干活,到城里去干什么呢?"不过一年后,王广学带回来1500元钱,马上盖了一个新房子,让村里人羡慕不已。而张小朋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村里人早就已经习以为常,有人羡慕他找了个好地方,"那个公司不错的,从来不拖欠工资。"

第一代的王广学们和第二代的张小朋们,就这样前赴后继涌到北京,他们的想法都很简单,为了改变贫穷的生活。

河南老沈:电视里看到开幕式

在鸟巢里表演我掉泪了

王广学和张小朋所在的施工队,生活区在北京四环以外的清河镇。这个生活区宿舍是由北京城建集团提供的,原来是清河镇的一个水利管理所,一座大楼,中间一个院子,还有几座小楼房,这就是他们在北京的家。这个临时的家,一切都很简陋,搭了一个棚子就是水房兼浴室。水房旁边是厕所,十几个蹲坑。

来自河南新乡的老沈闯荡过广东、上海、北京,五年前来到这个施工队,同样参加了鸟巢的施工和现在的奥运村工程建设。对于这样的住宿条件,老沈已经觉得非常满意:"比以前好多了。"在"非典"之前,许多北京的农民工宿舍都是大通铺,房间里只要能有睡的地方都可以铺床,但是,"非典"过后,北京市政府出台了一个措施,规定每个农民工宿舍的人数不能超过十五个人。

这样的聊天一般是在晚饭中,老沈喜欢跟自己的几个工友蹲在地上吃饭,买上一两瓶啤酒。这里一天三顿都是白馍,再配上一个类似于西红柿炒鸡蛋,黄瓜炒鸡蛋的菜,有时候会有一些绿豆汤,大概三天可以吃到一次肉。

在这样的宿舍里生活着,老沈他们最多就是在周围溜达一下,买点生活必需品。老沈来北京五年,还从来没有去过……,故宫,长城则更是想都没有想过:"北京太远,太大,太贵,所以尽量少出去。少出去一趟,家里就能多买两块砖了。"

如今,老沈的奥运任务已经结束,但提起鸟巢总会很激动。8日晚,看完开幕式直播的老沈说,"看到开幕式在鸟巢里表演,我都激动得掉泪了,感觉自己就在看台上。"

  评论这张
 
阅读(184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