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public of Blues

政治经济与传播观察

 
 
 

日志

 
 

邓玉娇  

2009-06-17 14:11:07|  分类: PEC观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范亚峰昨晚在饭否上有几段话,为邓玉娇案提供了一个更宏观的背景。结合老浦早前自巴东撤退时说过的话,不难看出,如果我们站在历史的纵向观察2003年以来的几次全国性维权事件如太石村、陈光诚及这次的邓玉娇,毫无疑问,以律师为主的这一团体已经更具政治成熟性。这也是直接导致邓案与前两者出现不同结果的重要原因之一。

邓的原话如下:

认为,邓玉娇案件的一个特点是草根联动。行动机制包括几个方面:互联网的网民运动;媒体拉动互联网,两者联动;律师;草根行动,组织研讨会、公民观察团等; 民间财经,建立自我筹款机制;教会;知识系统。可以看到,邓玉娇案最后能形成政府有限让步的局面,是过去20年民间力量积累的成果,

“透过这个案子,小中见大,可以看出:(1)社会控制和谐稳定模式趋于成熟,分三步走:第一步,暴力摆平;第二步,适度让步;第三步,残酷性和投机性相结合。(2)社会转型互动模式趋于成熟,遵循一个很有意思的原理,即搞大了就让步……

社会运动实现了向全局性、全国性和政治性的转变,中国民主化转型大陆版的互动模式正在成熟,其特点是只有博弈没有正义。

老浦上次的文章:
http://ipec2010.blog.163.com/blog/static/10500920094291203758/edit/

ZT:
浦志强:“和谐版”《杨乃武与小白菜》

文章提交者:浦志强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有感于邓玉娇重获自由

      2009年6月16日,巴东法院经“公开”审理,一审认定邓玉娇故意伤害罪罪名成立,但因存在从轻、减轻和免予处罚情节,故判决免除刑事处罚。应当说,这份判决差强人意,“免于坐牢”的结果似可接受,但作为朝野博弈和妥协的结果,相对公道的结论注定只能是一份朝野各方勉强“共赢”的次优结果。在此,我们谨对饱受惊吓终获自由的玉娇姑娘致以祝贺和慰问,盼望她尽快摆脱噩梦,早日回归平静。

    对于邓玉娇的无需“坐牢”,有人称其为“庶民的胜利”,毕竟在案件若干关节,民意居功至伟难以替代。但也有人担心,邓案如此收场,显然有媒体干预司法独立之嫌,美中不足当引以为戒。我的看法是:“天视自我民视”,当局不考虑民意是不可能的,但民意不是万能的,迷失于民意的威力误以为放之四海而皆准,不仅是危险的,而且会是有害的。现实中,民意最终效果的好坏,视其表达适度和理性与否,取决于其是否具备制衡枉法的能力。邓玉娇事件中,在坚决排除北京律师介入的前提下,警方从最初以故意杀人罪立案,到控方以故意伤害罪起诉并充分考虑被告人自首、防卫过当、限制行为能力因素,到法院将计就计“照单全收”和“适当考虑辩护人意见”,都表明幕后推手正是当局本身,损害司法独立的因素恰恰不是民意。可以说,公权力与民意的互动尚属良性,各方得以实现有限“共赢”,最次的结果得以避免。

    邓玉娇案中的民意,是否干预了司法独立,虽然是个无法回避的问题,但这只是一个伪问题。概因司法独立和言论自由,相辅相成彼此依托。没有言论自由,就不会有司法独立,而没有司法独立,言论自由也得不到真正保障。但探讨民意是否影响了司法独立,首先要弄清司法是否真正独立。法律规定,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现实却是法院奉行“三个至上”,连独立的审判都还谈不上。所以,以防止干扰为由封杀民意,司法独立只会是纸上谈兵。其次,民意应给司法权以尊重,但这不等于公众丧失知情权和表达权,只能对黑箱操作听之任之。邓玉娇事件中,警方侦查、取证、指控,当局诸多反常表现,都表明事件具备“人咬狗”的新闻价值,公众自有探究真相和发表意见的权利。第三,任何社会的司法都会受到民意影响,但任何社会都不能因此阻止民众对司法过程评头品足。我们说,不受权力干预并且卓然独立于资本挟持和民意裹挟,自能排除自由言论的不当干扰,这本是司法机关的份内之事。无力抗拒民意的司法,致力于“平民愤”的作秀司法,与沦为权力婢女的司法一样,均与司法独立南辕北辙。

    判决反映了民意的有限胜利,但还远非是法律的胜利。初期举措失当,出自掩盖雄风宾馆保护伞“马脚”的本能——包娼包赌应是当地公安的“主营业务”之一,但继操纵毁灭关键证据、代言家属解除委托关系后,当局的举措果断有力:先是安排省内媒体对亲属屡次“独家采访”以引导舆论,否认“被害人”强奸未遂的重大嫌疑,责成纪委对“被害人”予以保护性的“严肃处理”,同时删除言论、压制报道、强令撤回记者撤销选题以淡化“热度”,默许甚至纵容围堵志愿者和专业人士。最后,我们看到控方修改指控,对邓玉娇的精神状况进行“鉴定”,为“从轻从快”的起诉和审判铺平了道路。也许,“免刑”是平民愤的既定结论,判决是赋予合法性的“背书”,“罪名成立”是邓家付出的对价!将邓姑娘的一生清白化作地方当局的遮羞布,“和谐版”的《杨乃武与小白菜》遂低调落幕。

    但官员何以如此无行?个案何以掀起如此波澜?枉法官员会否付出代价?行政和司法权威将如何重建?是邓案给时代布置的作业。我的具体担忧,还在于今后如何事事周全,既尽职维权又保全自身。邓玉娇的获得自由,不当然等于夏霖的执业风险“随风而去”:张树梅已致函谴责其损害邓玉娇的合法权益,官方曾指控其披露“案情”违法违规,有学者曾认为其违反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并建议施以薄惩——这些都需要有个了断。虽然我相信,我们此次应能侥幸“逃脱法网”——毕竟成都电视台记者罗英姿及其同事已记录了夏霖“失态”的原因并成功地播出,事态发展也“坐实”了他的直觉和预感!但日后我们还能如此幸运吗?!一旦连律师都得在法外吸取教训,遇事“话到舌边留半句”但求自保,受害者可以肯定将不会是邓玉娇,但她可能是张玉娇抑或李玉娇,她就是我们宣誓矢志维护的公民权益。

    浦志强 2009年6月16日 子夜 北京

         



 
  2009-6-17 1:42:55  
邓玉娇 - Ivan Zhai (IPEC) - Republic of Blues

文章提交者:浦志强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邓玉娇庭后说要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所有关心她的人,唯独忘记了感谢最后给她恢复“自由”的法院,也许无意间道出了“硬道理”,她还说要多做善事回报社会,这个姑娘经此变故依然如此懂事,真的是让人感动,她的真诚超过所有忏悔到痛哭流涕的贪官污吏。

    无论如何她的即刻获释,已经是我们能想到的最好结果,官方处置和通盘应对最终归于理性,聪明和通权达变都做到了,其实这一点在崔英杰案的结论上,也能体会得到。我的直觉是,仅有黄德智等人被“严肃处理”只是开始,对杨立勇等小官吏的处置将会开始——自己倾轧都能推动事态走到这一步,官场饿鬼太多对“大位”恭候多时,杨局长料难幸免。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